.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
.
新闻中心
关于瑞典Bárány会议(二)
来源: | 作者:pmo276b6c | 发布时间: 2018-06-12 | 486 次浏览 | 分享到:
推文伊始,先放两张Upsala的照片:





  第一张是当地时间晚上10点漫步于小镇的,第二张是当地时间凌晨1点摄于酒店的,究竟哪个是凌晨,哪个是深夜,有点傻傻分不清楚,这就是北欧的夏。
  今天是30届Bárány大会正式开始的第一天,早早来到会场完成展台的布置。



  介绍一下由庚展台:展台的风格是以中国的太极为主要元素,突出阴阳平衡的理念,也符合“由庚”-万物得由其道,即遵循万物自然规律的寓意;因为由庚的Logo非常中国,为了让老外更容易记住我们,主展架上用的ZEHNIT和DIZZYDOCTOR,分别是国际医用和家用眩晕产品市场推广的两个Logo。



  没想到做转椅的瑞士同行也非常敬业,仅仅比我们晚到了3分钟(展会结束,他们竟然是倒数第二个离开会场的)。















  早晨的展台就有不少客户光临,除了中国的专家,Barany学会前任主席Matti Anniko也来到了由庚的展台,亲自体验中国智造的眩晕产品,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我还接待了一位穿着黄色西装,非常和蔼可亲的长者,可惜没有拍照留念。





  由于早晨展台就有不少客户参观,直到9:30左右才有机会到主会场领略开幕式的风采;刚进会场就听到悠扬的钢琴声,我不禁迷糊了,难道走错地方了?其实老外就是用这样方式开始会议,钢琴演奏结束之后,主持人请出了Robert Barany的孙子,Anders Barany讲述Barany和诺贝尔奖的故事,以此向大师致敬;看着穿黄色西装、步履蹒跚走上讲台的老者,不就是刚才到我们展台的那位长者吗?这时候真的后悔没有和Barany的后人一起合影,希望之后还有机会。 











  一整天的展会就是不断地向来自全球各地的医生介绍我们的产品,在不断地操练英文中很快地度过,期间除了中国医生外,遇到台湾医生也是非常幸福的事情,总算不用讲鬼子话了。当台湾医生惊诧于我们民族创新的产品时,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的冯艳梅老师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:“我们就是用这个产品,挺好的!”,没有什么能够比如此强有力的支持让人感到温暖的!会场很多中国专家,看我们在给老外展示产品,就在后面用眼神短暂的交流一下,感谢诸位!非常想和每一位支持我们的中国医生合影留念,实在太忙了,失礼之处,多多包含!
  我们本着“让世界了解我们,让我们了解世界”的想法参加Barany会议的,从一个眩晕设备智造商的视角看本次会议的壁报,大部分的医生都是用市场上可以看到的产品,唯独有一个国家有其“独特”的之处,就是日本人,我发现至少三张日本人的壁报是用他们本国产的眩晕设备做的研究;多么期待两年后的Barany会议上,可以看到中国专家用民族创新的眩晕产品做研究的壁报。
英文网站